写我想写的故事,做我想做的事情。

两篇文章被屏蔽了,懒得补了。

[江宗]华羽01

※本文全文主要cp为江宗。

※本章有些许令人不适的情节。

※此为第一章的完整版本。

※文中原创人物有部分和其他人物有关的neta。

※如果对以上事宜没有疑问的话请继续阅读吧。


01


自母亲嫁入这个家起,对于他来说,他美妙的童年就宣告结束了。

继父并不算是像爱一个孩子一般爱他,如果要他对此做一个评价的话,那是一种需要他继父付出等价的爱的索求,畸形而糜烂,同时带着一种暧昧的香甜气,十分地令人作呕。

而继父家还有另两个孩子。一个年纪稍长些,是管家长谷部家的孩子,名为国重。还有一位是继父的亲生儿子,尽管两人同龄,他...

[江宗]Phosphorescence

※现paro
※R18情节有
※有一定的敏感情节
※以上接可接受的话,请继续阅读吧
※标题来自太宰治先生的《磷光》,标题中的”Phosphorescence“即为文中所提到的磷光花

“今天真冷。”

江雪独自感叹,身旁樱色的人不知何时而至,也顾自顺应他的话讲下去:“是的,非常之冷,难以言喻之冷。”那人忽然转过脸来,那双异瞳不无关切地紧盯着他,“您穿的足够多了吗?我真怕您着凉。

“或许够了。”说话间他不由得轻咳两声,又兀自摇了摇头,“我想没有。” 

“您一定要多加注意才是,”来人轻叹一声,视线下垂,嘴角也随之耷拉下来了,“现在的状况,我实在是爱莫能助了,只希望您能在那个世界能好好地活下去...

[江宗]夜话

※死神江雪x鬼魂宗三

※短篇,无后续

※人物崩坏有

※以上皆没有问题的话,请继续阅读吧

※喜欢的话请给一个小红心或小蓝手,评论回复或有延迟,但是一定都会看的

※发现bug请私信我,感谢您的纠正

宗三左文字。

江雪轻轻点点名册上这几个小字。

他带着一阵轻盈的风来到那窗边,窗户半敞开着,薄薄的纱帘伴着那风微微地打着卷。昏暗的灯光不在意地洒着,在那光里静立的只有一个纤细的身影。

“您这就来了?可真是着急的死神。”宗三轻声地笑了起来,像是夏夜里被微风吹动发出细响的银铃般。

 那人轻轻地踏着无力的步而来,从那朦胧的暗中逐渐具有了真实的轮廓。宗三跪伏在窗边盯了他一会,伴着一言...

[江宗]初雪05

※本文主cp江宗,伴有少量其他cp。

※全文简体放出。

※此为第五章的完整放出。

※可能伴随些许人物崩坏,还请海涵。

※考据并不特别严谨,如果出现错误请务必私信告诉
我。

※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请继续阅读吧。

05

 

自宗三到来之后,每当夜晚,江雪大抵都难以入眠。窗外雨点淅淅沥沥地乱箭似的打着,更是让人不禁心生烦躁之意。

“兄长。”宗三轻声唤道。

宗三那只纤细的手向自己缓缓爬来,引得江雪一阵皱眉:“请不要将手伸到被子外。”

宗三笑了,手还是任性地停在那边。江雪难以揣度他的心理,却听他接着道:“请您握住我的手好吗,这样会让我觉得得安心一些。”

他一下惊起,紧绷的...

[江宗]問題多端

※現paro

※全文繁體注意

※短篇,後續預定

※人物崩壞有

※以上皆無問題,請繼續閱讀

感到身上被蓋上了什麼薄薄的東西,宗三微微睜開眼:“啊,您回來了。”

“不要總是窩在沙發上睡,會著涼。”江雪摸了摸他的額頭,“小夜今天住在同學家裏,晚飯就我們兩個人一起吃了。晚上想吃什麽?”

他坐了起來,將鑽進領子的碎髮捞了出来:“剛剛睡醒……還沒有什麼胃口……我想不出來,請您隨意吧。”

江雪似是想要說些什麽,然而正在這時他的手機毫無預兆地响了起来。

“稍等,我接个電話。”

宗三將頭靠在懷中巨大的抱枕上,江雪時不時會看向他,使得他已隱隱知曉了處於這通電話另一端的是誰。

通話終了。

江...

[江宗]初雪04

※本文主cp江宗,伴有少量其他cp。

※全文简体放出。

※此为第四章的完整放出。

※可能伴随些许人物崩坏,还请海涵。

※考据并不特别严谨,如果出现错误请务必私信告诉
我。

※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请继续阅读吧。

04

透过审神者打开的“门”,一片完全不同于本丸的景象在他们的面前无限延伸。直到刺骨的冷和灰暗的气息将他们完全包裹,眼前的平原终于完全展开。

裸露而灰的土地,枯萎的黄草,遍地的断刀残骸。

是了,这里,便是属于历史溯行军的空间。

这,是为桶狭间。

“这里还真是冷得不同寻常啊……”江雪身侧,宗三似是正感受着拂面的冷风,低低地叹道。

“不要分神,宗三。”

宗三朝他眨了眨...

[江宗]初雪03

※本文主cp江宗,伴有少量其他cp。

※全文简体放出。

※此为第三章的完整放出。

※可能伴随些许人物崩坏,还请海涵。

※考据并不特别严谨,如果出现错误请务必私信告诉我。

※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请继续阅读吧。

03

他已不记得这究竟是第几次翻身,只晓得宗三白日里讲的话已经缠绕在他脑海里许久了。

“这石榴开的可不是时候。”

“在这时就拼尽全力呕心沥血地拼命绽放,虽艳极一时,但最终的结局总不会太好,怕是连凄婉都说不上。”

这话中自有隐喻,江雪也很清楚话锋指向于谁,因而才更加难以入眠。

宗三似是已经睡熟了,均匀的呼吸着。江雪不想惊了他,于是轻手轻脚地爬起来。

夜里有些凉,这是江...

[江宗]初雪02

※本文主cp江宗,伴有少量其他cp。

※全文简体放出。

※此为第二章的完整放出。

※可能伴随些许人物崩坏,还请海涵。

※考据并不特别严谨,如果出现错误请务必私信告诉我。

※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请继续阅读吧。

02

江雪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没有如现在这般长的头发,也没有如现在这样高大的身形。他还只懂遵循自己的本能,如同一头刚刚降生的幼兽,事实也是如此。

相较之下梦里那小小的宗三就显得稳重多了,就如在本丸里见到的一般。那位宗三就连笑起来的时候也是极力克制着自己的举止的,却又饱含真情。但是不知何时,那种笑容就从自己眼里消失了。

只剩下一望无际的,不分天地分界的白色。

然后梦便醒...

Kasendoscope-鸢尾

歌仙中心联文第十棒。

这里是蜉蝣。

这是企划主页

上一棒 @三鬼 太太

今天带来的是调酒仙,希望各位阅读愉快。

————————————

 

 

白天的[Asgard]鲜有人至,客人稀少的程度使得歌仙兼定拥有充分的时间向他的情人们倾诉爱语。
看着细布轻轻拂过瓶身的过程着实让人享受。触碰到那冰凉瓶身时的感觉就宛若指尖轻轻划过情人的皮肤,使其在自己手掌下逐渐升温染上情欲一般,极容易激起心中的震颤,甚至于带来一定程度上的快感。他难免会沉浸在这种美妙的愉悦感中,为这份感觉放任时间从他的指缝溜走。

他可以慢条斯理地一个人做完所有的准备工作,然后悠...

© 浮游生物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