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Tencia- 写我想写的故事。

[江宗]华羽01

※本文全文主要cp为江宗。

※本章有些许令人不适的情节。

※此为第一章的完整版本。

※文中原创人物有部分和其他人物有关的neta。

※如果对以上事宜没有疑问的话请继续阅读吧。


01


自母亲嫁入这个家起,对于他来说,他美妙的童年就宣告结束了。

继父并不算是像爱一个孩子一般爱他,如果要他对此做一个评价的话,那是一种需要他继父付出等价的爱的索求,畸形而糜烂,同时带着一种暧昧的香甜气,十分地令人作呕。

而继父家还有另两个孩子。一个年纪稍长些,是管家长谷部家的孩子,名为国重。还有一位是继父的亲生儿子,尽管两人同龄,他...

[江宗]Phosphorescence

※现paro
※R18情节有
※有一定的敏感情节
※以上接可接受的话,请继续阅读吧
※标题来自太宰治先生的《磷光》,标题中的”Phosphorescence“即为文中所提到的磷光花

“今天真冷。”

江雪独自感叹,身旁樱色的人不知何时而至,也顾自顺应他的话讲下去:“是的,非常之冷,难以言喻之冷。”那人忽然转过脸来,那双异瞳不无关切地紧盯着他,“您穿的足够多了吗?我真怕您着凉。

“或许够了。”说话间他不由得轻咳两声,又兀自摇了摇头,“我想没有。” 

“您一定要多加注意才是,”来人轻叹一声,视线下垂,嘴角也随之耷拉下来了,“现在的状况,我实在是爱莫能助了,只希望您能在那个世界能好好地活下去...

[江宗]怀拥无法言喻之忧伤

※现paro,摄影师江雪×模特宗三

※略微有点色/情情节

※没有问题的话请继续阅读吧

天空恣意地灰暗着,自顾自摆出一副忧郁的面容,装点在其上的层层云雾就是它浓密耷拉的眉,而粘稠、不透明的色泽就是其阴郁的五官集合体。它毫不在意在其笼罩下生活的人们将要以何种心情何种眼光面对。

的确不该在意,除了艺术家和游手好闲者,谁也注意不到它的郁结。

而江雪,是那两者的集合体。

裁剪好的黑玻璃片已经密封完毕。

化学药品已经调制完成。

在模特还没到来的此时,他不得不与忧郁的某物进行持续交流。

门被轻轻叩响,好似平静湖面上投下一颗石子,噗通地溅起涟漪,抑或是唤醒塑料小人的发条声——总而...

[三日审]隐于花之中

❈三日月宗近x女审

❈暗堕情节有

❈人物设定夹杂作者的自我理解

❈没有问题的话就请您继续阅读吧

 

 

 

 

 

 
 

一见钟情。

尽管三日月宗近之于她来说,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存在。然而单方面的恋情就好似带着排山倒海之势的狂风一样席卷过境,吹乱的不止是砰砰乱跳的心脏,还有如一股红细绳却在狂卷不息的气流中翻飞缠绕成分外纠结着的、悸动的情愫。

然而这种情感是隐晦的,不为人所知的,就好似十六七岁少女的初恋,那是在树上过早结出的石榴果,苦涩、饱含酸楚,也注定早早地就落在泥泞的土里就此腐坏。因此她从未想过有朝一...

[UL/光影]Grey

❈现paro,意味不明。

❈微妙的光影组。


布列依斯在恋人的臂弯中惊醒。

随后他打了个不长不短的哈欠,从温暖的怀抱中分离出去。

刚刚他做了一个梦,不够美妙的梦。

近乎透明的温暖阳光透过一尘不染的玻璃窗,凭着妄图吞没世间的势头涌进这个宽阔的居室,却又柔和如天使的温软手掌。

然而,天空是灰色的,似是死寂的厚重涂料抹上一十二遍般毫不透气。
当然这非是什么生活中的不和谐音,不过是在这巨大到让人不知其边际不晓其深浅的苍穹下的,名为布列依斯的小小尘埃,乃至名为人类的巨大的尘埃群体的运行轨迹中的一小部分。

恋人依旧在沉睡,布列依斯轻轻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

你瞧,生活仍在继续。...

[歌兼]秘密


※本文cp歌兼,现paro

※人物崩坏有

※以上皆无问题,请您继续阅读吧

和泉守小时候始终觉得,在这幢偌大的房子里一定会有一个暗门。

一个链接着满是各式各样的木架子,散发着好闻味道的房间的暗门。

那个房间里会有无数摆放整齐的玻璃瓶子,只要取下那玻璃瓶的软木塞,里面绮丽的梦镜就会如烟雾般飘出,向他揭示这幢房子所有者的秘密。

就犹如童话一般。

今年和泉守已经17岁了。

更准确地说,再过几日他就要18岁了。

然而长大并不意味着懂得更多,就好像冰箱和保险箱毫不挂钩。

他的成绩单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不过是勉强的地步,他的脾气还是如从前一般稍有点跋扈的味道——

他对于歌仙的了解还仅仅只是...

[江宗]夜话

※死神江雪x鬼魂宗三

※短篇,无后续

※人物崩坏有

※以上皆没有问题的话,请继续阅读吧

※喜欢的话请给一个小红心或小蓝手,评论回复或有延迟,但是一定都会看的

※发现bug请私信我,感谢您的纠正

宗三左文字。

江雪轻轻点点名册上这几个小字。

他带着一阵轻盈的风来到那窗边,窗户半敞开着,薄薄的纱帘伴着那风微微地打着卷。昏暗的灯光不在意地洒着,在那光里静立的只有一个纤细的身影。

“您这就来了?可真是着急的死神。”宗三轻声地笑了起来,像是夏夜里被微风吹动发出细响的银铃般。

 那人轻轻地踏着无力的步而来,从那朦胧的暗中逐渐具有了真实的轮廓。宗三跪伏在窗边盯了他一会,伴着一言...

[江宗]解决方案

※现paro

※本文主cp江宗

※《问题多端》后续,其之一

※人物崩坏有,不排除有雷的可能性

※以上皆无问题,请您继续阅读

01

“好的,我明白了。”

宗三捧着手上那束还沾着水滴的粉玫瑰,低头轻轻地嗅着,丝绒般的花瓣扑在脸上,触感轻柔,心情却没有因这喜人的物而好转半分。他一步一步向前艰难的挪着,方才班主任所讲的语句还在脑内盘旋缠绕,跌跌宕宕。

他低着头,迎面撞上路上的行人,怀中那易碎的花朵顿时委屈地散落下几瓣。他于恍惚间继续前行,茫然地望着正朝自己驶来的车辆。

若是这具躯壳如那脆弱的花朵一般,就此粉身碎骨,该是何等光景。是否如那奥杰塔般凄惨而无助?

耳旁是那车发出的刺耳警告...

[へし切+ 宗]坚

❈非cp向,只是两人间的故事。

❈角色可能有不同程度的崩坏,还请担待。

❈考据可能存在错误,发现后烦请私信告知,我必会修改。

 

“您,有什么事吗?”面前樱色而纤细的美人微微眯起眼睛,对着他好看地笑着。

纵使生得再为瑰丽柔软易折,作为武器的凶狠还是无法被掩盖过去分毫,可畏的后生啊。

自今川义元殒命于桶狭间已有些时日,在这期间他不曾与这位年轻的付丧神交谈过。非是害怕一类的情绪作祟,只不过被夺去侍奉的主,这究竟是何种滋味,他终究是不知,更不至为其怜悯的地步。

“你怨恨吗?”对方自是明白他所指何事,长谷部想,他接着问道:“你会宽恕吗?”

宽恕,对,宽恕。被夺去主人应是怨恨的...

[安清]温存

❈本文cp安清。

❈全文伴随着些许人物崩坏,还请海涵。

❈考据并不特别严谨,若有错误请于评论或私信指出。

❈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请继续阅读把。

人头落地前,最后还会存留三十秒的记忆,十分精确,一秒不少。

这个说法确确实实如此相传着,然而作为背负某种复杂而重要的使命,辅佐某个新生本丸的审神者的第一把刀——加州清光从未确认过这个说法,准确地说,是不能。他对自己还留存于世本就惊奇,但随着审神者温和的问好之后一下子蜂拥而至的各类繁杂事务让他根本无暇喘息,更没有时间质疑自己的存在。

然而这种情况并非永远存在的,自江雪左文字被刀匠从锻刀炉取出后,各位加州清光认识的、不认识的太刀接踵而至。总之该...

© 浮游生物体 | Powered by LOFTER